We love you, even you are not anywhere.

饭叔一日

感谢阿泉姑娘的应援文~o(≧▽≦)o
笨蛋哥哥饭叔很萌哦^w^☆~



饭叔一日——
7:00AM 从被窝里面爬起。
7:10AM 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准备。
7:30AM 打开电脑。
8:00AM 叫妹妹起床。

“要起床了……”
“再让人家睡一会儿……”
“……”默默的将被妹妹踢下去的被子盖回去。


8:10AM 坐到电脑面前开始一天的工作
“……”空气里面只剩下敲键盘点鼠标的声音。


9:45AM 看看时间预料妹妹差不多要起床了,起身煮早饭去。
“早上好,哥哥。”穿着睡衣的饭娘发着哈欠。
“恩,”饭叔应道,“刷牙洗脸去吧,等等早饭就好了……”


10:00AM 坐定后开始吃早饭。
“啊,说起来哥哥……”
“恩……?”
“最近百度那家伙经常来找你吧?”
“怎么了?”
“那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要叫人家‘东西’,”擦擦饭娘嘴角边的牛奶渍,“不管怎么说百/度都常常帮助我,他是好人。”
“切,快去跟推/特王子殿下搞好关系了啦!!!!”饭娘鼓着嘴。
“是是是,推/特先生是为很值得尊敬的前辈。”宠爱饭娘的饭叔回答道。

继续阅读

题目:本子推廣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1. 2010/02/09 17:04|
  2. +外卖盒饭+
  3. | 引用:0
  4. | 留言:1

Happy New Year!

来自钼姑娘的应援文《那些不会忘记的事》


CP:豆瓣×饭娘


电视里播放着无聊的节目,美女主播笑容甜美的说着距离新年还有一个小时大家要快快许愿。她百无聊赖的嚼着pocky眼睛几乎要闭上了。


突然在电视快速切换的镜头里看到了一个有那么点熟悉的身影。


饭否突然从软绵绵的沙发里打了个滚翻身起来,嘴里还叼着半截没进嘴的pocky,嘴巴边上沾了不少的巧克力酱,她用袖筒大咧的抹干净蹦蹦跳跳的跑到门口套上鞋子。


“哥哥我要出门一下!”


“去——”第二个字还没讲出口大门就碰的关上了,“哪……?”年龄比较大的也叫饭否的哥哥把手上的水渍抹干在围裙上站在玄关愣了好久。


饭否裹紧哥哥手织的毛线围巾,两条长长地马尾因为静电有些毛毛的飞起来,她不耐烦的伸手归拢了一下加快了奔跑的速度。顺着脑海里清晰无比的路线图,饭否一路飞奔到了记忆中每次新年都会和他一起去放焰火的地方。


她的记忆还很清晰,那时她很小很小身边的玩伴是一个比他个子还小的绿头发喜欢抱着收音机的小男孩,对自己所知道的知识很是自豪的总会给某某电影或者唱片评分,很受大家欢迎自就是有点怕寂寞总是会不时的和饭否保持联络,电话里又头头是道的给饭否讲些什么,具体的内容饭否记不得了。


跑步的速度变慢下来了,有些热了她扯下了哥哥手织的围巾系在腰上继续跑。


要走过小小的石拱桥,过去感觉这座小桥那么宽要走好远,然而现在完全没有那样的感觉,拱桥下面的河流很清澈,里面的水草随着水流摆动,似乎能看到过去他们一起在河里抓虾抓鱼,总会把全身都弄湿回家就会挨哥哥的数落。


还要跑过有红漆柱子,连廊上好看的油彩让饭否忍不住停下脚步,她记得小时候在这里午睡,靠在红色的柱子上,梦里会出现壁画上的神话故事,睁开眼睛一片模糊里都是绿色的头发和头顶摇摇晃晃的小豆芽。


有一座欧式的老房子,里面住的奶奶也许已经不在了,他们会一起被邀请到那座老房子里吃精美的手制小点心,和热喷喷的红茶,那时总是嫌太苦会加上很多糖。


然后是要爬上小小的山坡,饭否气喘的厉害,再踏着沙沙的一片落叶,她的脸也有点涨红了。


一片月光下她听到了隐隐约约的收音机的嗞嗞声。


饭否突然停住脚步,双马尾因为惯性从身后甩到前面,散开的颜色很好看。然后她在一片蓝色发丝的间隙看到了一头绿发的小男孩,嗯似乎没怎么长高,嗯头顶的豆芽也还是那么小只,不会错了这就是那个多年的好朋友,或者叫青梅竹马。


“笨蛋豆瓣!你怎么不叫上我!”饭否叉着腰对豆瓣怒目而视。对面的绿色卷卷短发的小男孩很明显被吓到了,瞳孔有些紧缩。马上又恢复了像过去一样的表情扁扁嘴,有点不服气的盯着大气还没喘匀的饭否。


“我都一年没见到你了!也找不到你在哪里啊!”头顶的小豆芽越转越快,也在体现主人现在委屈又有点高兴的心情,终于见到饭否了而且知道她没事!


饭否绕过蹲在地上的矮个子男孩,看到他身后铺了一地各样的焰火后想要和他一起玩的想法瞬间冲上心头,不知如何开口饭否一下子胀红了脸,“笨蛋豆瓣!我也要加入!”


豆瓣头顶的豆芽转了几圈,咧着嘴巴笑了。


豆瓣的收音机里还是那个女主播甜美的声音,带领着人们进行了新年的倒计时。


3……


2。


1!


饭否想说以后每年也要迈过小拱桥顺便捞点鱼虾什么的,要多看几眼连廊的油彩画,要去给旧房子里的奶奶打扫房子,要一起跑上小山坡踩着落叶大喊新年快乐,要一直一直当朋友,但是有点不好意思开口,毕竟对方是个男孩子。她干脆狠打了一下豆瓣的脑袋,不顾豆瓣不满的嘟哝声自顾自的大喊起来。


“新年快乐!”


-end-



【大家新年快乐啊!顺便求围裙饭叔的图!】

题目:本子推廣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1. 2010/01/02 23:03|
  2. +外卖盒饭+
  3. | 引用:0
  4. | 留言:0

应援大感谢!

来自 玖夜三柰和罗 的应援~


非常非常感谢两位的应援!!


首先是玖夜的维基,可美了不是么!点击放大哟~



然后是三奈和罗的火兔、维基×百度(......




再次感谢两位对饭本的支持!(鞠躬

题目:本子推廣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1. 2009/12/23 21:48|
  2. +外卖盒饭+
  3. | 引用:0
  4. | 留言:0

【应援+福利】See you tomorrow

来自暮樱姑娘的应援文
cp是嘀咕×火兔


为毛都是宅本应援啊腐本的呢!呢!(主催泪目
好啦话不多说下面就是


================================


那是关于火兔最近所做的一个梦。


梦中并不是她所习惯的黑红两色,有某只诡异生物躺在角落磨牙,随时都会上来给你一爪子的样子。


是她所熟悉的简单凛冽,随时绷紧神经的梦境,符合这家伙的诡异。


梦中是她不习惯的柔和蓝天,草坪连绵一片,有人在下面对她招手,神情淡然安静。


她微眯起眼看不清。


应该…是不认识的吧?


火兔这么想一边往后退,冷不防脚跟碰到了什么东西,让她整个人跌坐下去,还没来得及皱眉肩膀就被谁抓住,指尖轻陷入衣服中,掐出浅浅红痕。


她无法看清那个人的脸。


柔软的微黄短发埋在脖子里,痒痒软软的,莫名的温度重叠,懒洋洋地让人不想动。



搞什么呢明明是不认识的人。
这么想着她开始伸出手去想把那个人推开,冷不防却被抱得更紧,深入骨髓的痛,紧紧相连的暖。


她听见有人唤自己的名字,一字一顿深深切切。


“火兔…”


可是那不是属于自己声音么?



一般在这种时候她会醒过来,窗外不出意外应该有浓淡适宜的阳光,只是被黑色天鹅绒窗帘所阻拦所以看不见。


无所谓的事物需要抛弃,混乱记忆需要理清。


那是简单管用的快捷办法。




…有不识相的家伙又发些上头不准发的东西…


删除了几条记录中她停下来休息,对于有关“回忆”“思念”之类软趴趴的东西果然还是不喜欢,除了自己本分之外的东西从来懒得去多看一眼。


把头发染成花哨黄色的青年曾经微笑着摸她头,“小火兔一直都是这样呢…不让人随便说话…动不动就调…呜哇哇!痛啊笨蛋!”


她不动声色地放开紧握的手指,不理会捏着手腕碎碎念“可恶和那家伙一样下手不留情小火兔真是不可爱…这又要多少治疗费”之类的死蠢,大步往前走。


其实…对他话中的“那家伙”倒是很感兴趣。




火兔知道百度对于他们来说一直是个旁观者,自然也知道很多很多她所不能明白的事。


比如说,有人在不断询问的那对兄妹究竟哪儿去了。


再比如说,过往的记忆是由谁所掌管的?




就算这上诉的一切没人能解答,那还是有最关键的疑问。




…日日夜夜都在她耳边私语,无处可寻的相同音色,究竟是谁?


明显的音调不同,完全没有起伏感的嗓音。但除去这个之外,和她的一样。


像是内心被压抑许久的心声,在那样的静谧之中,一次次回响。




“…唔?”百度歪着脑袋不解地看着突然转过身来的姑娘。


“…”一言不发地扫了他一眼又继续望前走。




……


终是开不了口。




现成人选也不是没有,比如说总是随身带着拼图碎片的那个面瘫变态(?!),那才是真真正正的记录者,冷眼旁观不留情,一切尽收眼底,却从不开口评价。


…还是算了。




不知为什么,火兔觉得维基不想提到这些事,也说不清原因,毕竟没几个人能从那人眼角微妙的角度变化看出他究竟在想什么。


她只是本能地觉得,就像每天听到的那个声音,明明没有丝毫波澜,她却始终觉得那个人在悲伤着。


被谁所遗忘了,被谁所抛弃了。


淡淡然的离愁。




偏偏又是无处可诉说的哀伤。


究竟想表达些什么?究竟想让人知道些什么?




...无人能知。




于是在梦中有人又把自己抱紧的时候火兔也顺势抱紧了她,快把人斩断的力度,死死不松开手,快融为一体了。


不…也许本身就该是一体。




把那个人的脸硬生生抬起来的时候指甲上全是被两个人的折腾掐出来的血,染在素白面颊上延续出痕,一时间没擦去。


空空荡荡延延续续。




她想自己应该是认识这张脸的。


并不仅仅是每天梳头发照镜子时从半掩眼眸里看到的那样,而是更早,更早以前。


深入骨髓浸到血液。




可是…即使到现在,她也唤不出那家伙的名字。


不曾相识不曾相认不曾想离。




从某方面来说,仅仅属于她的她。


属于嘀咕的火兔。




“…See  you  tomorrow.”


因为根本不相信分离,更哪来伤痛。




那是火兔所最不齿的温情期待。


总是追求未知明天,像那样喜欢乱发言的空虚小鬼那样,每次看到时都毫不留情地直接把他们拉去关小黑屋。




不过现在她至少可以稍微期待。


能看到那个人的未来。




FIN.



===============================


今天的福利。


来自硅酸甘草焖饭的嘀咕/火兔


意外地跟文...挺配的?


图大请点开^q^


题目:本子推廣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1. 2009/12/19 20:02|
  2. +外卖盒饭+
  3. | 引用:0
  4. | 留言:0

【腐本应援】I will remember you

来自 只吃白饭君 的应援文


大家先看过的...知道作者的...请别爆真身出来好么?||||| 看这马甲就很杯具了呀!


于是这里开始


☆饭否拟人本应援


☆网站拟人,大概OOC,不适者请注意


☆WIKI他不是这性格来着,这是我自己脑补的TVT


☆BGM《I will remember you》


☆参考资料→戳我 (其实就是维基百科的饭否词条啦


☆饭否及维基的人设请到这里→戳我


 


<1>
作为一个记录者,最大的悲哀就是,除了记录下事件外,什么也不能干,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从此消失。
I will remember you.
The only one thing I can do,is remember you.
Just remember you.


<2>
他的名字叫维基百科。
正如字面意思,是一部,嗯,百科全书,只不过是一个网站。
详细的也不多加介绍,这里要讲的,只是他心中的那么一段感情,大概是感情吧。


<3>
每当又想起那个人,应该说那对兄妹,维基就会把房间里漂浮着的关于那对兄妹的词条碎片集中到一起,渐渐地那对兄妹从出生到最后消失所发生的所有事情在他面前展开。
他还记得那对兄妹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样子。
那个时候他们两个还很小个,睁着水蓝色的眼睛好奇乐观地看着这个世界。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渐渐长大。
哥哥为了方便工作把刘海随意地梳上头顶再用发夹固定住,妹妹则扎起了双马尾。
妹妹很任性,总是要哥哥做出些什么来给她玩,有时候心情不好就让网站登录不能或者消息不显示什么的,这个时候哥哥就不得不出来处理问题外加向大家道歉。


虽然是这样,大家还是很喜欢这对兄妹的。
从不断增加的用户人数就可以看出。


啊,忘了说,这对兄妹叫做饭否。名字取自“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哥哥总是一副老好人好欺负的样子,大家就叫他饭叔,而妹妹,大家就叫她饭娘。


<4>
其实一路下来,他们也只是像很普通的网站一样发展着,虽然也有人说他们只是模仿美国的twitter。
如果不是他们突然消失了,再也没有回来。
如果不是。


<5>
2009年7月7日那天开始,饭否网站突然关闭了,宣布7月10日晚会恢复。
所有人,包括维基,都以为只是像往常那样饭娘又心情不好发脾气了。
所以大家都很耐心地等,也有人耐不住跑去找叽歪嘀咕了。
可是到了承诺回来的那天,他们也还没回来。
大家就这么一直等,一直等,等到现在。


<6>
其实维基是知道的。
那所谓的维护,并不是普通的维护。
那天他看着一个穿着连帽外套,戴上了帽子,戴着墨镜遮去了大半张脸的黑发青年来到饭叔饭娘家里,把他们关进了一间房子,然后拔掉了他们与外界联系用的网络线路。
他还记得那个黑发青年在切断了线路之后墨镜滑下露出的悲伤表情。
想必他也是被逼的吧。
然而自己也只能在旁边看着,记录下来,无法再做任何事。


<7>
所以当他看见很多认识饭否兄妹的人在百度、在豆瓣、在叽歪、在嘀咕喊着要等饭否回来的时候,他只能苦笑一下,继续做他自己的事情。
他也做不了什么来改变这个事实,不是么。


<8>
直到2009年9月2日。
这一天,豆瓣的饭否相关小组被迫解散,百度也被迫关闭掉了饭否的词条以及贴吧,甚至连搜索引擎也删除掉了饭否的链接。
他看着百度和豆瓣做完这些之后阴沉着的脸,默默地在词条里加上这些碎片。
所有人都绝望了似的说饭否不会回来了,再也见不到饭叔饭娘了。
他早就知道了。
尽管词条里面他还是写着“暂时关闭”。


也许,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如此记录下关于饭否的一切。


<9>
维基默默叹了口气,挥了挥手,汇成词条的碎片们又分散开来继续在房间中漂浮。
无论百度豆瓣他们怎样,我能做的,也就是如此记录下来,仅此而已。


<10>
But I will remember you,forever。


Forever.


-end-

题目:本子推廣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1. 2009/12/16 21:19|
  2. +外卖盒饭+
  3. | 引用:0
  4. | 留言:0